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西藏文化 >浏览文章

藏药学基础原理 藏医理论

Tags:藏药学基础原理 藏医理论 互联网 未知 热度:

藏医理论认为,人体内存在着“隆”(气)(树图中蓝色)、“赤巴”(火)(树图中红色)、“培根”(土和水)(树图中黄色)三大因素。饮食精微、肉、血、脂肪、骨、骨髓、精七种物质基础;大便、小便、汗液三种排泄物。三大因素支配七种物质基础和三种排泄物的运行变化。

“隆”主气血、肢体活动、五官感觉、食物的输送分解和生殖机能等;“赤巴”可生发热能、调解体温气色、管饥渴消化、胆识智慧等;“培根”输送液体、调解肥瘦、主管味觉、睡眠和性格等。认为人生病的原因在于环境、气候和饮食起居的影响及体内三大因素的失调。其诊断方法亦采用望闻问切,尤其重视舌苔与早晨首次小便的变化。

将疾病分为热症与寒症两大类,并将病人分为“隆”型、“赤巴”型和“培根”型。药物治疗分内服和外治两种。内服药物采取“热者寒之”、“寒者温之”的原则。外治有灸疗、放血、拔罐、热酥油止血、青稞酒糟贴敷外伤患处等。常用药是由多种药物配制的成药,共有1400多种,其中一部分为青藏高原特产。

1)藏药的六味及其来源:在藏药学《四部医典》中记载:首先,世界万事万物均来源于“五行”,即土、水、火、风、空。土为万物生长的依*和根本;水为万物生长之液源,并使其潮湿;火为万物筹措生长之热能;风是万物活动和运行的动力;空为万物生长发育所必需之空间。药味与五源有着密切关系,药物的生长情况基本相同,但由于药物生长与自然条件、生态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制约,也就是各自依赖五源的成分强弱不同产生了药味。而药物的六味也来自这五源的不同结合,如土与水结合生出甘味、火与土结合生出酸味、水与火结合生出咸味、水与风的结合生出苦味、火与风结合生出辛味、土与风的结合生出涩味。五源缺一,特别是缺了空,药物即无生机。
(2)药物之八性:药物有八性,即重、润、凉、钝、轻、糙、热、锐。重与钝两者能医治隆病和赤巴病,轻、糙、热、锐的药物能治疗培根病;而轻、糙、凉的药物能诱发隆病;热、锐、润能诱发赤巴病;而重、润、凉、钝四性的药物则能诱发培根病。
(3)药物日月精华之力:所有药物由于生长环境不同具有不同的精华或日月之威力,从而产生不同的功效。比如:雪山、高山等阴凉之地的药物,具有月亮之力,甚寒凉,所生长的药物具有寒的效能;山坡之阳和温暖地方的药物,具有太阳之力,非常温暖,生长的药物具有热的效能,从而使药物的性最终归寒、热两大类。同样疾病也归为寒性与热性两大类。热性的药物可医治寒性疾病,寒性的药物可医治热性疾病。
(4)药物的十七种效能:藏药对疾病具有十七种功效,能治二十种特性的疾病。十七种效能是藏医药组方的理论基础,每种药物都有其固有的性、味、效,临床上具体应用时,单味药甚少,而味、性、效是指单味药而言。在复方组方时,藏医特别考究君、臣、佐、使用权的配伍。君药是方中主药,臣药是方中主之臂,这两味在方中占主导。佐、使则是根据主导药的 味、性、效配伍,这是组方时注意的要点。其二是组方时要对疾病诊断确切,明辨疾病的性质和导致疾病的病因。弄清病的属性和药性之关系,才能对组方有益,反 之,不但不能治愈疾病,而且会贻误病情甚至恶化,因此用药时必须根据病的属性决定其药的味、性、效来组方。味是主导,性、效是对治关系。病有其性,药也有 其性,同性治之(即寒性病用寒性药物)必遭其祸,对性治之(寒性病用热性药治之)必得其愈。因此,热性疾病用寒性药治之,这是藏医药理论中的重要原则,也是藏医辨证施治用药的理论基础。《晶珠本草》中药物还有生地性、气味性、对治性、同类性、色形性、缘生性、祈愿性之分,八性的功效各不相同。
总之,药物的味、性、效与五源有着密切关系,十七效亦源于甜、酸等六味,而六味源于水、土等五大本源,从而产生重、润、轻等十七种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