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西藏文化 >浏览文章

走出美人谷的女孩

Tags:丹巴旺姆 藏人文化网 未知 热度:


丹巴旺姆

    “康定的汉子雄如山,丹巴的美女美如水”,丹巴美人谷,以其美女如云而著名于世,当然,真正让世人梦寐以求的还是养育美人的那片土地,草原雪山、古寺藏寨与流动着的美丽传说和故事。

    关于丹巴的想象还漂浮在无数人的脑际中,现代文明的触角却已悄然伸张到这片处女地上,连接着“世外桃源”和滚滚俗世的是世人的向往和游走,还有走出丹巴的芸芸美人,这位叫丹巴旺姆的藏族女孩就是其中一位。

    十三岁,走出美人谷

    怀抱着在舞台上歌唱的梦想和众多走出大山的姑娘们同样的勇气,丹巴旺姆离开了生她养她的美人谷,这一年,她刚满十三岁。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的她,当同龄人还在阿爸阿妈问寒问暖的关切下悠然成长时,她已经开始追逐心中的舞台并付诸于行动。

    当13岁的丹巴旺姆渴望走出故乡的怀抱和父母的呵护时,父母的“护犊情”最终为她的固执做了屈服。外面的世界或被美化,或被丑化,但只有亲自走一走,才能有所体会。这是成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实现梦想的的唯一途径。

    西藏民族的歌舞艺术绚烂多姿,被外界美誉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民族,藏民族世世代代用歌舞来表达自己的艺术生态随着大众娱乐时代的到来,被推到了表演的前台。大多像丹巴旺姆一样热爱歌舞的藏族年轻人希望能有更大的舞台,希望能与更多的人分享自己民族的歌舞,希望到外面的世界去创一创。辛酸和坎坷在未离开家乡时便无数次地被预计和想象,但梦想把这些都甩在了后面。

    追梦,就像不倒翁

    没有一条道路是平坦无阻的,要向前走,就要学会如何去破除这些障碍。丹巴旺姆在外面的世界里所遇到的问题远不至她所预计和想象的那些,接受专业的教育是摆在她面前最大的问题。舞台毕竟不同于草原,要站在那里表演首先需要进行一些专业的训练,这样才能有机会。她遂去西藏大学艺术学院进修舞蹈专业,两年的学习时间里,她接受到了系统的舞蹈训练,其间的辛酸和困难不言而喻,从而让她有机会进入了拉萨民间艺术团担任演员,真正站上了她梦寐以求的舞台。

    在拉萨担任演员期间,丹巴旺姆认识了一位歌手,熟悉以后这位歌手自愿担当起了旺姆的乐理知识老师。在乐理的启蒙学习中让有着“好嗓子”的旺姆深受触动,意识到了自己音乐知识方面的欠缺。她又有了学习的计划,在拉萨的演员生活满一年后,她选择去成都接受专业的声乐教育。旺姆16岁这年,她进入四川川音艺术学校进行声乐。离开自己心爱的舞台选择再去学习,她的目的也许只有一个,让自己在舞台上站的更长久一些。

    在丹巴旺姆的网络日志里有这样一段表述:“有梦想的人,言行举止都与相同处境中的人不一样,因此不论处在什么样的位置,追梦的态度没有丝毫的动摇,就如同加了金属坠子的不倒翁一样。”

    幸福就在舞台上

    “好想演出啊!可是由于身体还没有恢复所以没办法演出。我去看朋友演出,好羡慕啊。本来心情挺好的,可在她们唱歌的时候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个多星期没演出突然心情变得很是悲伤,就差没哭了。才发现我是多么的爱唱歌,同时也是多么热爱着舞台。我的演艺生涯转眼间有八年了。在这八年中经历了很多,有喜悦、有忧伤、有无奈也有过错误,对我来说这些都很受益。庆幸的是我并没有像我身边的个别朋友一样,在外久了就变了,或因为一些失败而堕落。也庆幸我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朋友,她们让我更有信心。”

    这是一个漂泊在外的藏族歌手、一个单纯热爱着表演的藏族女孩的心情独白,为梦想不断鼓励着自己,而这个梦想就是能站在舞台上。

    这是和丹巴旺姆聊天的一个简单记录,如同她的梦想般简单,她享受着已经照进了现实的梦想并为此不断努力着,更多怀揣着梦想和追求的藏族年轻歌手正在不同的舞台上为大家带去西藏风情、带去欢乐和祝福。现实中的他们会有怎样的追求和愿望?有怎样的不如意和磨难?也许我们无从知道,但把祝福送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唱出最想唱的歌,跳起最想跳的舞,不管是在都市绚丽的舞台上,还是在牛羊漫步的草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