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民族音乐 >民族音乐赏析 >浏览文章

傈僳族民族音乐赏析

Tags:傈僳 傈僳族 民族 民族音乐 音乐 赏析 东岜编辑 东岜编辑 热度:

(二)民间器乐

傈僳族民间器乐主要有“其布”、“玛果”、“吉自”、“决列”,以及“地里吐”(小竖笛)、唢呐、葫芦笙、大鼓、大镲、大芒锣等。其中又以下列几种乐器最具特色。


1.其布

汉语直译为琵琶,现因其与琵琶在形制、定弦等方面的差异而被称为“傈僳琵琶”(现较为流行的有腰子状、瓢状两种)。据史料记载,其布原张两弦(羊肠弦),现在为四弦(金属弦)。其布的定弦较为自由,民间相传有40余种(目前使用最多的有g1 f1 a1 d1、a c1 g1 a1、a1 c2 a1 d2、a e1 a1 e2等几种),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其布一般用于独奏或弹跳。独奏时音质清晰、悦耳,弹跳时节奏鲜明。其布的演奏姿势较为独特,除一般的抱弹外,技艺高超的民间艺人还常使用头顶反弹,以及卧弹、侧身弹等。

音响4——《其布弹跳》 

关于期布的来源,在傈僳人中流行着一则古老的传说:期布是从前一个以打柴为生的孤儿在山林里有感于“阿谷尼吃”雀、“国夺罗”雀和“阿窝罗”雀的凄哀叫声而创造的,因而期布的头象国夺罗雀,腹象阿谷尼吃雀尾象阿窝罗雀,期布所张的四根琴弦分别代表着上述三种鸟所发出的声音及孤儿的心声。

2.决列

是傈僳族对无膜七孔(前6后1)笛的传统称谓。决列音色优美、音域宽广,常用于傈僳人自娱自乐的活动中,也较多与其布等乐器一道用于民间集体舞蹈的伴奏或合奏之中。较常演奏的曲目有《娱乐调》、《念门尼调》、《高山调》等。

音响5——《娱乐调》 

3.传统丝竹合奏

主要流行在维西一带的李傈僳人中,所用乐器通常有曲曲(口弦)、决列(无膜7孔笛)、其布(傈僳琵琶)、吉支(二胡)等。有时也可加小型的打击乐器。此类乐曲一般用于民间歌舞伴奏,曲调较为文雅、含蓄。最常演奏的曲目为《木刮布》、《体土光》(一步舞)等。  

音响6——《木刮布》 

(三)舞蹈音乐

直到民国末年前,一些生活在山区和半山区的傈僳族仍然还处于采集、狩猎、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正如光绪《永昌府志》卷27所说:“傈僳,居高山极冷之地,……善使弩,发无虚矢,其箭有毒,中之即死。种火麻以为衣,猎野兽以为食。有夷话,无夷字。凡江外深山之间皆有。”在这部分傈僳人中除叙事歌以外,同时还流传有许多三位一体的民俗歌曲与舞蹈,例如《鸟王舞》、《乌鸦舞》、《猴子舞》、《狩猎舞》等,以及最为流行的《狩猎调》。其中独具特色的有“夸克”、“切麻”、“夸且”面具图腾舞最富有民族特点。


1.夸克(亦称“夸克克”)

汉语意为“欢乐的跳舞”,是傈僳族民间最为流行的乐舞之一。夸克舞的伴奏乐器通常为“期布”,为此大多数傈僳人认为,期布与夸克自古以来就是不分家的,因而他们往往形象地将此种乐舞合称为“期布夸克克”(意即“弹着琵琶所跳的欢乐之舞”)。

音响7——(双人)《其布调》 

夸克舞通常在傈僳人的所有民俗节日,诸如刀竿节、火把节、尝新节、拉歌节、甚至驱鬼节中弹跳,但更为常见的弹跳场合却是在傈僳人平日的闲暇时光或劳作间隙之际。傈僳人通常采用此种“不失时机”的办法,既向下一代传述着祖先的公德和族源的迁徙等历史,同时又以此赞颂着他们的爱情生活,并传授着诸如开垦、播种、收获、打粮、狩猎等的生产知识。与别的民族所不同的是,傈僳族一般均采用乐舞中的各种形体符号和舞姿的变化代替语言的交流。夸克舞为男女老少皆适宜的乐舞种类,其主要步法有平、移、跺、跳、踢等几种。舞蹈时,男子怀抱期布或三弦,上身随脚下的各种步法作相应的变化;女子却以双手*腰、相互拉手、甩手和击掌等动作向前后不同的方向跳出活泼、轻盈的舞姿。夸克舞的伴奏音量虽然较小,但舞者踏出的舞步的声音却很大,此种用脚掌踏出的“点子”(节拍)很多,具有着踏踢类舞蹈的某些特征,能给人以热烈、亲切之感。

2.夸且(亦称为“跳戛”)

汉语意为“祝福的舞蹈”,主要流行在云南省德宏州和保山地区的傈僳人中。跳戛通常用于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等民俗活动中,因而民间也按不同的使用功能将其分为过年戛、结婚戛、丧事戛、尼帕戛(即傈僳族巫师尼帕作法——诸如上刀山、下火海、入油锅等巫术仪式前跳的舞)等几类。就总体的表演形式看,跳戛属于一种民俗性较强的集体圈舞。通常人们相互牵拉,在男子怀抱的小三弦的伴奏下,围着烧着水酒的火堆,一边聆听领舞者(一般是长者或有威信的人)唱叙的史歌,一边喝同心酒(傈僳族同胞表示亲情和友谊的一种特殊方式),与此同时,以高八度的声音与领唱者的末句相互唱和,具有原始娱乐舞蹈的形态特征。因此,跳戛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乐舞形式,其间还融汇了傈僳人太多的社会历史背景与民俗奇趣,具有较高的艺术研究价值。

除以上所介绍的三种乐舞外,傈僳族的图腾乐舞也较多流传,其中最为著名的有《乌鸦喝水》、《公雀鸣叫》,以及《猴子调》、《斗羊舞》、《鸟王舞》、《鸡扒食》和《乌鸦喝水》等。

总的看,傈僳族的乐舞大多是舞者怀抱期布(即傈僳琵琶)自弹自跳的形式,但带有浓郁的地域性特征:例如怒江傈僳族舞蹈舞时男弹期布、女吹四孔竹笛,需男女各站一排,男进女退、或反之。舞步轻盈、整齐,常跳的有一步舞、二步舞、三步舞、抖草舞、舂米舞、乌鸦喝水舞等;维西傈僳族的“阿尺目刮”则是边跳边讲述鸟氏族、鱼氏族等的形成过程;临沧傈僳族的“直歌”动作变化较小、速度徐缓,而“花花歌”的动作变化较大、热烈欢快;大理傈僳族的“打歌”是男女相间站成一排,以葫芦笙伴奏;楚雄傈僳族的舞蹈则具有着变化多端的舞步,常用的动作有双腿屈膝俯身、脚掌弹性颤动等,使舞者的上身显得起伏跳跃……,反映出了傈僳族长期从事游牧、狩猎等的生活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