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民族音乐 >浏览文章

印度尼西亚音乐

Tags:世界音乐 互联网 未知 热度:

不少人都听过,蛮卡弯梭罗及被凌峰唱红的船歌,这二首歌都是印度尼西亚民谣,歌曲词优美、旋律浪漫,令人感受的到风光漪妮,充满梦幻的南洋风情。
 
印度尼西亚有千岛之国之称,国土分布在陆千个大大小小岛屿,人口近2亿人,80%在爪哇岛,民族也非常复杂多元,有几十种不同的民族、数百种语言。
 
印度尼西亚在2世纪就和印度、中国有交流的历史,直至7世纪,印度尼西亚建立了印度教、佛教为中心的印度王朝,后来逐渐从航海来阿拉伯人来往密切,16世纪脱离印度爪哇的统治((Hindu Javanese),在公元1575建立苏丹(Mataram) 王朝,印度尼西亚人逐渐才改信伊斯兰教,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VOC;入侵(1699荷兰全面统治印度尼西亚)传入了天主教、基督教,印度尼西亚华人则以信佛教为主 巴里岛则是印度教大本营,其他印度尼西亚人民仍以信仰伊斯兰教为主,印度尼西亚是全世界最多的伊斯兰信徒之国,历经不同的政权轮替,信仰改变,印度尼西亚的文化,印度尼西亚的音乐、舞蹈、戏剧风貌自然受到宗教信仰影响,印度尼西亚王朝最辉煌时代是13世纪东爪哇的马甲帕希(Majapahit)的王1294-1398,音乐、戏剧的成就,特别是甘美朗(Gamelan)音乐,得到很高的发展。
 
20世纪初在巴黎世博会,法国印象派大师德布西,初听到甘美朗,大为惊艳,(甘美朗并曾影响德布西的乐风呢),印度尼西亚甘美朗开始享誉国际。
印度尼西亚甘美朗是印度尼西亚爪哇、巴里岛传统鼓锣合奏团的总称。巴里岛的甘美朗在16世纪,由信印度教的皇室逃到巴里岛而发扬光大的,如今成了印度尼西亚的代表,在巴里岛天天有节庆,处处甘美朗,是人类学家的活教室;印度尼西亚甘美朗是印度尼西亚最重要的文化资产。
Gamelan是爪哇语,其原意是鼓、打、抓。传说是天神下降爪哇,便于发号司令,因此就铸了锣鼓等有趣的典故。
印度尼西亚甘美朗音乐演出,通常是和宗教仪式,庆生、结婚、割礼特殊的日子有关的。或在宫庭的庆典舞蹈、戏剧中演出,其中在戏剧中的皮影戏,甘美朗是不可分割之重头配备。戏曲的戏码以印度宗教的神话故事,罗摩耶耶(Ramayana)和摩诃婆罗多(Mahabharata)等题材为主。
甘美朗的乐曲及编曲非常复杂,也需要很深厚的演奏的技巧。巴里岛的甘美朗可能和巴里岛印度教(2百万人,5千座寺庙)节庆不断人文地理的不同,因此巴里岛的甘美朗发展亮丽,光是巴里岛的甘美朗就有14种之多,各具特色。其中Gamelan Gender Wayang是最常见的,也是观光客最常见的。相形之下爪哇甘美朗的风格比较一致。
印度尼西亚甘美朗的乐器非常多,以打击乐器为主,主要有铜锣、铁木琴、鼓,及其他管弦乐器等,通常一个甘美朗的乐团的乐器大约有20种左右,介绍如下:
铁琴系列:金属片或铜片做的跌琴,琴座有共呜箱,以木槌敲打演奏。
1. 沙龙 帕尼鲁(Saron Panerus )高音体积
2. 沙龙巴朗Saron Barung 中音体积中
3. 沙龙笛梦Saron Demung 低音体积大
铜鼓乐器组 Bonang
由双排的壶形铜鼓(锣),挂在水平的鹰架上,铜鼓分大、中、小三种
1. 伯农(Bonang Panembung)是最大形的铜鼓,声音低沈,古乐器,目前不常见
2. 伯农巴朗Bonang Barung是中型中音铜鼓
3. 伯农帕尼鲁Bonang Panerus 高音体积小
真德(Gender)铁木琴,有13片琴键,是乐团中表现旋律的乐器。
14片的称真地巴朗(Gende barung)及10片真地瓦源(Gender Wayang)等铁木琴。甘捧(Gambang)是不用铜铁做的木琴。是铁道的枕木,击捧是牛角做的。
铜锣(Gong),在乐团中通常有大、中、小三种尺吋。从40CM到90CM不等。
肯普(Kenpul)挂锣是挂着演奏的,从一个到一组10个不等。
平锣(Kenong),从一个到3个。是平放在特殊的木盒中。
Ketuk 比Kenong小。
舒林(Suling )竹制的气呜乐器。
吉林彭(Gelempung )有26弦,可调成13对音色,堪称印度尼西亚的西塔琴。
拉巴巴(Rebab) 是中亚、阿拉伯的2弦琴,声音柔和,拉弓用马尾做的。
肯冬(Kendang) 是印度尼西亚的双面手鼓分大/中/小不同尺吋;早期也有用击鼓捧击鼓。
甘美朗的乐团没有指挥,但鼓手是全团的灵魂,全团的表演的气势,起承转合,乐章的快慢节奏,完全由鼓手掌控,因此鼓手莫不是由资深的团员或团长担任。甘美朗的团员泰半是男性。
当然,印度尼西亚音乐当然不只是甘美朗,山达(Sunda)族的地东(Dedung)及当丢(Dangdut)及受葡萄牙影响安公龙(Ankleng),回教的密宗音乐流行音乐及各少数民族的歌谣等,也有一定的魅力)但甘美朗无疑的己成印度尼西亚音乐的代表。巴里岛有多所专为外国人设的甘美朗音乐舞蹈班,很受欢迎。
印度尼西亚皮影戏的音乐帕扎难(Pathet Nem),宫廷剧目帕西瓦肯 卡拉章( Pasewakan Karajaan);西爪哇岛上一种相当细致的声音乐形式听彭山打(Tembang Sundat),它的节奏自由、颤音,风格如诗。演唱时随着夜晚、半夜、天明等时空的不同,而改变音阶的表现型态(似印度古典音乐的理念),多变的风采,让人着迷。流传近一百年西爪哇岛听邦(Tembang)音乐,可感受到自由舒展的音乐魅力,诗与音乐最精彩的对话。
印度尼西亚的传统音乐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除了固守传统,从传统元素中结合西方的风格创新的音乐,如巴蓝彭(Blambang)也受到西文的嘱目。印度尼西亚的传统音乐受到新世纪的困境和挑战和所有第三世界是一样的。
印度尼西亚近代有名的音乐家
1. Suyoto martorejo
2. Danis sugiyanto
3. Sunardi citro sukar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