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民族文化 >浏览文章

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银饰锻制技艺承传人杨光宾

Tags:杨光宾 互联网 佚名 热度:

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的控拜、麻料、乌高等苗族村寨,银饰制作工艺的历史可追溯至400余年前。这个地区的银匠高手甚多,制作出来的银饰造型精美,远近闻名。苗族银饰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杨光宾就是其中之一。

    杨光宾,1963年出生于贵州雷山西江控拜银匠世家,是家族的第五代传人。因生活条件艰苦,两个哥哥很早就参军入伍,杨光宾便成为家中唯一子承父业的银匠师傅。或许在银饰制作的火塘边和敲打声中长大的原因,杨光宾从小就对银饰制作有着特殊的感觉,六、七岁就给父亲打帮手,对苗族银饰的纹样、图案、造型等很早就烂熟于心。13岁正式跟随父亲学习银饰制作技艺,仅一年时间便出师。“尽管正式学习只有一年时间,但对各类银饰的制作我在心里早已打了千万遍。”杨光宾对笔者说。之后,杨光宾除农忙时回家务农外其余时间都在外乡以打银为生,数十年走遍了贵州雷山县的各个苗族村寨以及广西、湖南等地。

    苗族银饰制作工艺十分复杂,银匠首先要把熔炼过的白银经过反复锤打制成薄片、银条或银丝,然后利用压、錾刻、镂等工艺,制作出精美纹样,再焊接或编织成型。一件银饰需要经过近30道工序才能完成。其中最难把握的是錾刻与焊接。錾刻的掌握全凭手上的感觉,用力过大容易将银片錾通,力道不够又不能将纹理的层次感突显,这是检验一个银匠师傅技艺是否成熟的标准之一。焊接时火候过大会造成某个局部熔化掉,这样,前期的制作就功亏一篑。火候过小则焊接不牢*,造型不稳定,容易被损坏。经过长期的实践和经验的积累,杨光宾掌握了一套十分娴熟的银饰制作技艺:一只纽扣大小的吊坠,他通过锻打、拉丝、编结、焊接制作成双面镂空的铜鼓造型,极为精致;一块银锭经他的手反复锤打,可以变得细如发丝,再经他的手编制成一只栩栩如生、振翅欲飞的蝴蝶,做工之精细,造型之巧妙,精湛的技艺由此可见一斑。几十年来他一直坚持不懈地运用传统的手工制作,30多道工序在他手里游刃有余,运用起来得心应手,经杨光宾制作出来的饰品造型美观,纹理清晰,设计巧妙,做工精细,深受苗族同胞的喜爱。



 

    苗族银饰的造型虽然有着相对固定的模式,但每件作品在设计理念和细节的处理上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变化。杨光宾通过生活中的细致观察和不断积累,从苗族蜡染和刺绣中寻找灵感,巧妙地将各种图案结合到一起,运用自己独特的技艺,使制作出来的饰品与众不同。他历时一个月制作的“苗族银饰花冠”由66朵花、51个花蕾吊穗、12个骑马武士、6只蝴蝶、6只“修妞”(苗族最大的神)、13只吉祥鸟、12条苗龙及正中央脊宇鸟组合而成,这些图案都是杨光宾根据苗族古歌传说中的故事加以创作的。该作品荣获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2009“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另外还有两套作品“苗龙系列”和“编丝手镯”参加在北京举行的2009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大展时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收藏。

    如今,很多银匠已经抛弃了苗族传统纹样,而采用一些现代纹样。还有的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润空间,以锌白铜镀银作为“银饰”投入市场,以假乱真,同时还采用模具冲床机械化批量生产,使苗族银饰失去了手工艺术的天然质朴之美,这也是杨光宾所担忧的,他害怕将来市场上到处充斥着非手工制作的苗银。为此,他一直以纯银为原材料且一直沿用传统手工制作,同时坚持使用本民族传统纹样,他说:“别人怎样做我管不了,我只坚持我的!成本再高、花的功夫再多我也要坚持以纯银和真功夫打造。我不能让人们由此认为我们苗族银饰是假的!现在国家重视我们少数民族传统技艺,实际上看重的就是这些祖辈传下来的手艺,丢掉了手艺,我们的银饰就不值钱了!”

    控拜村的银匠一般都是子承父业,世代相袭,手艺极少外传,杨光宾对自己的手艺却从不保留,从艺30多年来培育了30余个徒弟。但是对于传承这门技艺的前景,杨光宾深表忧虑:“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学习这些手艺,都选择外出打拼寻找自己的天空,如果只是指望自己的子女或本家族弟子来学,会影响这门手艺的发展和传承。”

    为此,他出资自办了苗族银饰传承工作室,带了10余名徒弟。在这里,徒弟们可以边学边干,杨光宾随时指导,并亲手制作示范,徒弟们通过直观地学习和临摹,能够很快地掌握银饰打造的技术。杨光宾教徒弟都是倾其所有,从不保留,他说:“徒弟们技术好了,说明我这个师傅技术过硬,会教,教得好。”杨光宾的儿子大学毕业后也放弃了在大城市就业的机会,回到家乡,帮助父亲打理事务。杨光宾对此很欣慰。(

苗族银饰锻制技艺详细介绍

 

一、简介

    银饰是苗族最喜爱的传统饰物,主要用于妇女的装饰。品种多样,从头到脚,无处不饰,包括头饰、面饰、颈饰、肩饰、胸饰、腰饰、臂饰、脚饰、手饰等,彼此配合,体现出完美的整体装饰效果。

    银凤冠和银花帽是头饰中的主要饰品,也是整套银饰系列之首,素有龙头凤尾之美称,其制作较为复杂,使用的小件饰品少则一百五十余件,多则达两百余件,价值昂贵。苗族银饰精致美观,以贵州省雷山县和湖南省凤凰县的制品为代表,其中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西江镇的控拜、麻料、乌高。

    二、溯源和风俗

    苗族银饰制作技艺历史悠久,先后经历了从原始装饰品到岩石贝壳装饰品、从植物花卉饰品到金银饰品的演进历程,传承延续下来,才有了模式和形态基本定型的银饰,其品种式样至今还在不断地翻新,由此形成的饰品链条成为苗族社会演进的象征之一。

    贵州非白银产区,历史上的银饰加工原料主要为银元、银锭。也就是说,苗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经年累月,积攒下的银质货币,几乎全都投入了熔炉。正因为如此,各地银饰的银质纯度以当地流行的银币为准。譬如民国时期黔东南境内是以雷山为界,其北边银料来自大洋,纯度较高,南边来自贰毫,银饰成色较差。20世纪50年代后,党和政府充分尊重苗族群众的风俗习惯,每年低价拨给苗族专用银。

    苗族的银饰在各民族的首饰中首屈一指,妇女着盛装时必佩银饰,昂贵且繁多。有银插花、银牛角、银帽、银梳、银簪、项圈、耳环、披肩、压领、腰链、衣片、衣泡、银铃、手镯和戒指等。一个盛装的苗族妇女,全身银饰可达二、三十斤。苗族用银的观念一是审美,二是表示富有和避邪。每逢民族节日,苗族姑娘的头上、颈上、胸前、后背都戴满了银饰品,跳起芦笙,踩起铜鼓,银佩叮当,银光闪闪,饶有一番情趣。婚嫁之日,银饰更是新娘必不可少的装饰品。

    银饰是苗家人财富的象征,尤其是苗乡年节,或婚嫁迎娶,苗寨便成了银的世界,这是苗家独有的"银饰文化"。

    三、制作工艺

    银饰品都是本民族男工匠打制。其用途有银冠、银衣、银项圈、银手镯、银耳环等几类。论工艺,有粗件和细件之别:粗件主要是项圈、手镯,细件主要是银铃、银花、银雀、银蝴蝶、银针、银泡、银索、银链、耳坠等。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如空心、泡花的项圈、手镯,也是精工制成的作品。

    银饰锻制是苗族民间独有的技艺,所有饰件都通过手工制作而成。银饰的式样和构造经过了匠师的精心设计,由绘图到雕刻和制作有30道工序,包含铸炼、吹烧、锻打、焊接、编结、镶嵌、擦洗和抛光等环节,工艺水平极高。

    苗族银饰的加工,全是以家庭作坊内的男工匠手工操作完成。根据需要,银匠先把熔炼过的白银制成薄片、银条或银丝,利用压、寥、刻、搂等工艺,制出精美纹样,然后再焊接或编织成型。除了在锤砧劳作上是行家里手,在造型设计上苗族银匠也堪称高手。苗族银匠善于从妇女的刺绣及蜡染纹样中汲取创作灵感,他们根据本系的传统习惯、审美情趣,对细节或局部的刻画注重推陈出新。工艺上的精益求精,使苗族银饰日臻完美。

    四、苗族银匠

    由于对银饰的大量需求,苗族银匠业极为兴旺发达。仅黔东南境内,以家庭为作坊的银匠户便成百上千,从事过银饰加工的人更是多达数干。家庭作坊多数为师徒传袭的父子组合,也有夫唱妇随的夫妻组合。这些作坊常是农忙封炉,农闲操锤,皆不脱离农事活动。

    黔东南境内的苗族银匠可分为定点型和游走型两类。多数为定点型,他们在家承接加工银饰,服务于相对封闭而形成区域格局的一寨或数寨,客户毫无例外来自本系,所以,也可称之为支系内部的银匠。定点型银匠的分布和数量,依据区域环境及市场需求自然调节,以施洞、排羊、西江、湾水、王家牌等地较为典型。游走型银匠同样以家庭为作坊,农闲季节则挑担外出,招揽生意。通常每人郡有自己的专门路线。他们并不局限只为本系或本民族加工,对沿途数百里其他分支或民族的银饰款式都了然在腑,加工起来亦轻车熟路,得心应手,所以也可称之为地域性银匠。据调查,黔东南银匠游走足迹遍历全省,并延及广西北部及湖南西部。

    黔东南境内不仅苗族银匠多,而且出现了以雷山县西江镇的控拜、麻料、乌高为代表的银匠村。银匠村中数百户人家,80%以上以银饰加工为副业。农闲时节,村寨之中叮当之声不绝于耳,炭火炉烟荡然于户,一派繁忙景象。游走型银匠皆出于银匠村,密集的加工力量迫使银匠村的一部分人选择外出经营的方式。银匠村是贵州境内的一个奇特现象,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比起苗族银饰的历史,苗族银匠的历史要短得多。据对施洞、控拜、壬家牌等地银匠的调查显示,苗族银匠大约出现于清末,至今才有近百年历史。最初的苗族银匠大多挟铁匠之技艺改行拜师,向汉族工匠学习打制银饰。龙里云雾山一带的"打铁寨",是当地唯一有苗族银匠的村寨,包揽了方圆数十里的银饰加工制作。苗族银匠一般都是子承父业,世代相袭,手艺极少外传。苗族银饰的加工,全是以家庭作坊内的手工操作完成。根据需要,银匠先把熔炼过的白银制成薄片、银条或银丝,利用压、寥、刻、搂等工艺,制出精美纹样,然后再焊接或编织成型。苗族银饰工艺流程很复杂,一件银饰多的要经过一二十道工序才能完成。而且,银饰造型本身对银匠的手工技术要求极严,不是高手很难完成。

    除了在锤砧劳作上是行家里手,在造型设计上苗族银匠也堪称高手。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苗族银匠善于从妇女的刺绣及蜡染纹样中汲取创作灵感。另一方面,作为支系成员,也为了在同行中获得竞争优势,苗族银匠根据本系的传统习惯、审美情趣,对细节或局部的刻画注重推陈出新。工艺上的精益求精,使苗族银饰日臻完美。当然,这一切都必须以不触动银饰的整体造型为前提。苗族银饰在造型上有其稳定性,一经祖先确定形制,即不可改动,往往形成一个支系的重要标志。

    苗族女性饰银,爱其洁白,珍其无暇。因此,苗族银匠除了加工银饰,还要负责给银饰除污去垢,俗称"洗银"。他们给银饰涂上硼砂水,用木炭火烧去附着在银饰上的氧化层,然后放迸紫铜锅里的明矾水中烧煮,经清水洗净,再用铜刷清理,银饰即光亮如新。

    五、传承意义

    苗族银饰具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内涵,从品种、图案设计、花纹构建到制作组装都有很高的文化品位。在对外交往中,苗族人民把银饰作为礼品赠送友人,和藏族的哈达、汉族的珠宝一样珍贵。

    苗族银饰的创制技艺充分体现了苗族人民聪明能干、智慧机巧、善良友好的民族性格。银饰洁白可爱、纯净无瑕、质地坚硬,正是苗族精神品质的体现。

    苗族银饰长久以来都是在苗族地区流传,改革开放后,其开发前景看好。但是,银饰锻打技艺一般是在家庭内部传承,无法择优而授,原有艺人多已年老,真正能继承银饰锻造这一精湛工艺的并不多,所以这门特色技艺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有必要加强保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