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流行元素 >民族饰品 >浏览文章

饰品文化的起源

Tags:饰品 文化 起源 本站原创 东岜 热度:


早期原始体饰形式主要为:项饰、腰饰、臂饰、腕饰、头饰等几种,而这些形式中尤以项饰和腰饰为主。它们很大程度上是围绕人体生殖区而装饰的,究其原因,除了这些部位有支持佩戴物的能力之外,大量研究表明这种选择还另有目的。在古埃及墓的原始壁画和古印度原始岩画中,我们会发现一种现象:画中的人体的生殖器常被肆意夸大,并在其周围点缀着用珠串、贝壳及花卉羽毛组成的装饰物。

在现代原始部落如生活在非洲腹地的原始怒拨人,他们在进行猥亵的舞蹈时也常在胯部和胸部挂上一些用木珠、羽毛、甚至美丽的石(玉)珠串起的装饰品。在裸体通行的时代和部落中,生殖器的暴露人们习以为 常、不足为奇,而当男女们一用光亮的流苏加在上面时,不论是一对斑驳的羽毛、一串小珠、一簇叶子或一个发亮的贝壳就不能逃避同伴们的注意,这小小的体饰实作了很强烈的性感的刺激物。它的目的是显然的:自我炫耀、吸引异性。

波兰著名美学家奥索夫斯基曾直接了当地称艺术起源于生物本能性感的吸引。而体饰作为艺术最原始形式之一,它的这种起源心理动因是不能被忽视的 。动物身上的色彩和图案也是一种体饰,自然体饰,雄鸟的头饰、项饰、胸饰、尾饰等等往往在繁育季节呈规律性的变化和显示,而且这些装饰对吸引异性颇有功效,大量生物学材料证明动物的美丽装饰在性选择过程中具有很大的优势。人体纹身是一种类似的体饰形式,人体装饰则正是动物自然装饰的延伸的质变。

世界各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最早的人体饰物无论是动物牙齿、羽毛、还是石珠等它们均有一个十分显著的特点:光滑、规则、小巧、美观。而这一特点进一步说明了体饰产生的妆点打扮、自我炫示、吸引异性的重要心理动因。 因此将体饰起源心理源于生理本能的美感是十分科学的。而由这种起源动因衍变而来的"人体美化"功能是首饰最原始最根本的功能。 在首饰的起源和发展过程中还存在其他两个重要的动因,一是宗教功能动因,二是社会功能动因,而这两种动因都是基于生理本能动因之上,在此基础上发展和演化出来的。



宗教源于史前人类的巫术,而体饰发展的宗教动因则正是在史前人类的巫术活动中和在这种巫术思想指导下逐渐形成并在人们的思想中根深蒂固。原始人类在劳动实践过程中,逐步对自然界中一些与他们生活密切相关的材料如植物的果实、种子、动物的羽毛、牙齿、骨骼以及石(玉)料产生一种朦胧的神秘看法,他们甚至将之作为自己巫术活动中的崇拜对象,赋之予神秘的力量。如他们将植物的果实或种子串挂在母性身上以祈求繁衍子女;将狩猎动物的毛皮、牙齿、骨骼穿挂与身上以求得狩猎的成功和自身的平安;对石(玉)料的崇拜,则是源于原始人对石器工具的深厚感情,其中略有光泽和色彩鲜艳夺目者,被视为是他们心目中某个神秘主宰者对他们的馈赠品,他们更是小心地收藏和加以保护,而在这一过程中,又逐渐丰富了这种自然崇拜物的内涵,中国玉文化最初的启蒙思想正是源于此。在中国石器时代的各种文化中,玉一直是被视为一种有着丰富灵性的自然崇拜物,广泛地使用于巫术仪式中。并为史前人随身携带,一则作为美化自身的装饰,另则作为一种避邪去灾、逢凶化吉的吉祥物。

在西方古老文明中,有色宝石的认识十分久远,它们在被认识和利用过程中同样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宗教力量,古巴比伦国在距今6000年前就将祖母绿献于女神像前祈求某种神秘的力量,海兰宝石被视为海水的精华,以祈求海神保佑航行或捕鱼的安全。宗教与艺术历来就是一对姻缘,宗教的发展使体饰资料富有了更丰富 。

宗教与艺术历来就是一对姻缘,宗教的发展使体饰资料富有了更丰富更神秘的内涵,从而推动了体饰的发展。 而体饰发展中的社会功能动因,则是在阶级和私有制观念出现才逐渐形成的,在史前的"大同"社会中,一切财富均是公有,一旦氏族部落中出现阶级分化,部落中有权有势的统治阶级就可能将一切有用的财富据为己有,本来就稀有的体饰品一旦为少数人所拥有,它逐渐成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标志,为大多数人所追求和向往。体饰品原来具有的"人体装饰功能"、"宗教功能"之外,又增加了另一种在一定时期尤为突出的社会功能,这种社会功能在不同历史阶段和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中具有相承性和普遍性,同时又具有各自的特色,在等级森严的社会中,它更多地体现为一种政治阶级功能,如在中国古代有"镇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命圭九寸,公守之;命圭七寸,侯守之;命圭六寸,伯守之"的制度。在西方首饰同样体现为一种地位等级的标志物,中世纪规定钻石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佩戴。



现今社会中,它更多地体现为一种收藏和保值作用,同样是象征财富和地位的标志物。也正是首饰的社会功能动因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首饰业,使首饰业作为一个完整、独立的行业而存在于社会众行业中。 根据首饰起源发展的几种心理动因,我们可以将首饰的功能作用粗略地分为以下三种功能:人体装饰功能、宗教功能、和社会功能。在漫长的珠宝首饰发展史中,三者各领风骚,同时又相互影响和渗透,共同丰富和完善了一部完整的珠宝首饰文化,但在不同历史时期,其作用不同,在早期珠宝首饰仅作为一种人体的装饰品,发挥的仅是装饰功能,随着巫术、宗教的出现,首饰在其装饰功能之外又被赋予了一种宗教功能,而且宗教功能在一定时期某一特定文化背景中它的作用甚至超过了首饰最原始最根本的装饰功能。

阶级社会的形成,又在前两种功能之后附上了一种社会功能,而且后来者居上,它在一定阶段曾领导着首饰的发展。随着人类认识的提高,物质财富的极度丰富,首饰的宗教功能正在逐步蜕变,而首饰的社会功能在首饰众功能中的地位也在日益下降,并有可能在阶级社会消失之后,这种象征阶级地位和个人财富的社会功能而随之消退,但性的区别将永远存在,所以作为首饰最原始最根本的人体装饰功能也 将永远存在,而正是这种功能将永远存在,决定了首饰业的永不枯竭的生命力。而正确认清首饰的功能,对于我们正确引导首饰业的发展和引导首饰消费是至关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