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旅游 >浏览文章

西双版纳的隐秘村庄

Tags:西双版纳 隐秘 村庄 互联网 东岜编辑 热度:

    在西双版纳境内,生活着以傣族为主的13个民族。如果说西双版纳的神秘、美丽,是造物主对这块北回归线上最后一片绿洲的莫大恩赐,那么西双版纳境内,澜沧江畔、密林深处的一座座自然生态村寨能够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则得益于这里各民族的人们对本民族文化的无比眷恋与执着,得益于他们深植于血液与灵魂中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观念。这些隐秘的小村庄,都完好地保留了各自民族的风俗习惯,他们千百年来守护着祖先留下的土地与传统,平静而快乐地生活。

千年布朗古寨   

 

  刚刚下过雨的道路有些泥泞,小面包车哼哼了两声终于在一个略大些的上坡面前泄了气。司机师傅打着了火准备继续努力,而我们刚好下车走一段,从景洪闷热的气氛中脱离,呼吸着凉爽又略带着雨后青草味道的空气,溜溜达达地往已经不远的章朗布朗山寨走去。一片独具布朗族民居建筑风格的竹楼,在凤尾竹后面若隐若现,这座千年古寨掩映在坡坡青翠的林木中,旁边的山峰顶上耸立着一座风格独特的耀眼佛塔,沿路的山坡上层层叠叠地种植着台地茶,而我的眼睛更在附近的山林里面搜寻,想要知道著名的大树乔木古茶树的藏身之处。
  
  
  布朗古寨
  
  刚走进章朗村,见得一座建筑古老的小乘佛教寺庙把守在村口,这可是一座闻名遐迩的佛寺,寺内有高大的佛房,房顶涂满金粉,在太阳下面金光闪闪,寺内还有七八座佛塔,塔上铃声叮当非常悦耳,寺内最珍贵的是那个涂着金粉高达两米的佛龛,四面雕有精美无比的人物,花草,动物,佛龛内藏有经书,一般人是不能随便打开的。佛寺内有块石碑,记载着这座章朗佛寺已有1400年的历史,由此可知,布朗人在章朗至少已经居住了1400年,寺庙的藏经阁内珍藏着一百多卷古老的贝叶经,记载着这座佛寺千年来的历史。
  一位穿着僧袍的年长僧人正坐在台阶上认真地写着贝叶经,虽然我们完全看不懂上面的傣文写了些什么内容,然而他专注的神情让人丝毫不怀疑这些经文在他心中的重要。写了一会儿,他停下来休息,点燃了一支香烟,语言的障碍让我们无法有更多的交流,但看着他在自己的天地中悠然自得,也让我们不由得感受到佛教给人心灵的安宁与抚慰。
  布郎族敬畏自然,爱护自然环境,章朗寨四围葱葱绿绿,寨子被几千亩阔叶林和竹林护拥着。清晨,我们在寨子里起伏的小路上漫步,沿着山坡而建的层层竹楼错落有致,每家每户的屋顶上都种着艳丽的兰花。妇女们大都穿着布朗族的传统服装,还有许多年纪比较大的老人不会讲汉话,但每个见到我们的人都面露微笑,有许多女人面对镜头的时候,一边腼腆地笑着一边很羞涩地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寨子外面有一口千年历史的古井。相传,释迦牟尼的弟子走到村前,天气炎热,大象口渴难忍,便用鼻子在地上钻出一口水井。人们称水井为那么着章,汉语意为大象用鼻子掏出来的水井。据说,这口井一年四季从不干枯,水井里的水总是那么多,无论有多少人挑也挑不完,很是神奇。
  
  千年古茶
    布朗古寨f.jpg 
  章朗古寨中居住着布朗族一百多户,云南人常说濮人种茶,而濮人就是古时对布朗族的称呼,而现在依然可以说,有布朗族居住的寨子就一定会有人工栽培的古茶园。章朗的古茶园分布在寨子附近的树林里,据说面积有五百多亩,茶树高大,要架着竹梯爬上去才能采摘,章朗的古茶树与阔叶林伴生,茶叶洁净无比,有不少港台的茶商每年都要到章朗买茶。

  伴着清晨的鸟鸣,村长带我们顺着村边的一条小路向下走,原来他是带我们去看就在村子旁边百余米的林中,藏着的一棵百年以上历史的古茶树。这棵古茶树看起来有五六米高,枝叶茂盛,周围还有几棵稍微矮一些的茶树,这些古茶树是布朗族的祖先种植的,千百年来在其他参天大树的树荫下生长,空气洁净湿润,鸟儿欢唱,土地肥沃,在这样的环境中生长的茶叶,怎能不回甘清甜呢?
  傍晚,我们到村长家里吃饭,好客的主人给我们煮了一壶茶,我第一口喝下去觉得有些苦涩,稍过会儿,便感觉嘴里很长时间都保留着甜甜的味道。白天在寨子里溜达的时候,看到许多人家的阳台上都晒着茶青,我们喝的就是将鲜嫩的茶芽由树上采摘下来后,直接晒干后就煮开喝的,这可以说是云南最早的普洱茶,现在章朗等地的云南少数民族仍以这种简单的古法制作,用于平时饮用。
  晚饭后,我们很幸运地与村长一起来到炒茶的作坊,观看布朗茶农们炒制白天刚刚采摘下来的新鲜茶芽。人们把新鲜的茶芽倒入大铁锅里,然后用手直接炒制,这一步也称为杀青。手工翻炒的速度不能太慢而且要尽量地均匀,否则,出现炒糊的叶子那就不妙了。我的同伴忍不住试了试,结果是弄得茶芽满天飞,手也热得难以忍受,在这样高温的炉灶前,我们只呆了一小会儿就出了一头的汗,而茶农们可能需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将一天的茶芽炒完。炒好的茶叶摊开稍微晾一会儿后,还需要揉茶。现在一些茶农已经开始使用机器揉茶,但手工揉出的茶叶,相对来说口感会更好。村长告诉我们,揉捻后的茶青还需要放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晒干,茶厂会根据品质收购,再进行更多的加工制作,就成为了市面上出售的各种普洱茶饼了。
  隐藏在巴达山深处的章朗古寨,人们慢节奏的生活,受到外界影响不多,完整地保存了布朗族的文化,西双版纳州政府2004年在这里建了一个规模颇大的布朗族生态博物馆,介绍布朗族的历史文化。要了解云南最早种茶的民族布朗族,那就一定要到章朗来,这千年的静谧古寨,拥有贝叶经卷的古佛寺,伫立千年的古茶树都会向你诉说布朗族与茶密不可分的人生。

    户外探险
     交通:从勐海县城出发,穿过云南省最大的坝子之一勐遮镇,在勐遮镇向南沿公路盘山而上,然后行驶在巴达群山之中,距离勐海70公里的地方便是章朗泰的寨门了。
  食宿:章朗村里面,没有对外经营的饭馆,可以在村民家里一起食宿,当然,要早些定好,不然家里不会准备足够的饭菜,走时适当的付些费用给主人家。另外,章朗博物馆可以住宿。条件也是比较简单的,在房间的地上有垫子,最好自带睡袋。在村外不远的小学校旁边,有一个很小的摊子,早上有米线卖给来上学的孩子们,味道比较一般,而且主要只是在早上时段卖如果九点多之后,很可能就没有了。
     雨林深处的桃花源
  红 骏
     带有露水的芭蕉叶在微光中亮晶晶地呈现出些许红色,厚厚的晨雾缭绕在周边的山坡上。山峦层层叠嶂,树影在雾气中时隐时现。曼旦村的竹楼就被掩映在这雾气蒸腾的坝子里。徒步登上旁侧的小山,能俯瞰整个寨子,山顶有mdash;佛塔和mdash;佛寺。通过宇谢千达山顶塔修建的历史,能了解整个村庄的历史。此塔原建于傣历522年,公历11 60年,那 时叭真任这里的召片领(皇帝),有一批哈真百姓来此地建村寨,并命名该地为勐宇谢达。据说后来森林里有大蟒蛇出没,这里即刻变得荒无人烟,随后勐腊土司和磨歇土司同去邀请两位能人,名为达岭,达董,才将蟒蛇制服。时隔很久才有人回迁至此。傣历1366年,即公历2005年,曼旦村长波光叫和佛寺里的帕皮枯香组织全村男女老少齐心协力,重建了此塔。
  
  徒步雨林觅野象
  
  曼旦在离开公路二十多公里处的山谷中,这里常有野象的痕迹,村口标牌上下两行明示:野象出没,行人注意安全。由于日久标牌有些破损,象字残缺,乍一看容易误读为野人出没。不过在后来的丛林穿越中,跟随大象的足迹,我们自己倒是做了回野人。
  村长家亲戚,窈窕的老挝女孩要坐拖拉机去雨林附近的田地里搭豆架,我们也就顺便搭车前往。老挝女孩听不懂汉话,但是却可以和同伴用傣语交流。我们要去的雨林就在她们干活的田地背后。颤颤巍巍跨过一条小河上圆木搭就的小桥,我们沿着河道徒步进入雨林深处。一路上随处可见大象踏过的痕迹,泥泞的路上一个个大坑显然是大象的脚印,被劈断的树枝,倒在地上的芭蕉叶,好像大象刚刚经过。林中还不时可以遇见大象的粪便,直径有几十厘米长。
  林中多参天大树,阔叶植物缠绕其上,巨大的板根在小道边延伸得很长。树干上壮观的蚁群列成一线正在搬家,每只蚂蚁身上都扛着一粒球形物质,似乎是自己家的行李。横在地上的朽木中生出朵朵橙色的木耳,在树间漏下的阳光中显得色泽异常鲜艳。芭蕉花重重地垂下,我们随手摘了两个,晚上做成一碗芭蕉花炖红烧肉罐头,这也是当地的一道传统菜肴,芭蕉花很嫩,口感好似很小很薄的笋片,带有肉味,和红烧肉在一起味道更加鲜美。
  
  击水打渔
     曼旦的不少人家都以打渔为生。在村中经常可以看到老者坐在门口手工编织鱼篓,他们先将竹子劈成极细的条状,每条宽度都很均匀,再进行编织。老者编得很细心,连侧边的拉手都编成好看的纹样。这样的鱼篓每天只能编两个。
  另一户人家则在摘鱼。雪白的渔网挂在老宅楼下,上面密布刚刚捕获的小银鱼,一对傣族夫妇正耐心地从上将小鱼一一摘下,不久就攒了满满一大盒。他们捕鱼的方式很特别,渔船行驶到水中央,下好网后,渔夫用一根很长的竹竿在两侧猛地击打水面,声响很大,同时激起极高的水花,很快鱼儿就应声落网。
  
  全能人物波罕丙
  
  村长隔壁的人家正在制作象脚鼓,在他家的木阁楼上我们认识了波罕丙,他正在用电烙铁往象脚鼓上烙印花纹。墙上贴着象脚鼓的手绘图,同时也挂着他获得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的牌匾。他制作象脚鼓的手艺在远近是闻名的,经常有人前来找他定做。他不仅是个手工艺匠人,还是村里的舞蹈老师,教授象脚鼓舞蹈和傣拳。每天晚上九点开始,在村中心的小广场上,波罕丙组织四十多个村里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排练。这个村子每年在勐腊的舞蹈比赛上都拿冠军,波罕丙从七岁开始就练习傣拳和象脚鼓,今年已经46岁了,他称自己顶多再教五年,现在正在培养他的儿子做舞蹈老师,但感觉儿子的魄力和号召力还是不够。波罕丙除了手工艺者、舞蹈家,傣拳师傅等多重身份外,最近又添了一个新职业,在村口联合其他三家人一起开了一家烧烤店。这是一间古朴的茅草屋,很有武侠中打尖儿的山野客栈的感觉。四面都是半墙,坐在里面随时能看得见风景。波罕丙希望旅游的人能多来些,这样烧烤店的生意会更好。而我们则担心更多人来会打破曼旦的宁静,到时候还会有野象光临吗?
 户外探险
  
  交通:从景洪前往曼旦的路线是:景洪-曼龙勒-勐腊-曼旦。曼旦在离开公路二十公里的坝子中,此段为土路,路况差,雨天泥泞湿滑,最好租面包车或者越野车前往。在景洪租面包车价格为300元/天。
  住宿:在村中别指望找到有床铺的旅馆,入乡随俗,在竹楼里打地铺,睡大通铺。村长家可以住宿,住宿费一晚20元。
  饮食:村口波罕丙的烧烤店可以做饭,都是当地的傣族特色饮食。村中心广场旁有家小店,可以在此解决早餐,米线五元一碗。
  
  未被识别的族群
     

曼迈新寨
  村寨:嘎洒 乡曼迈村新寨
  采访目标:阿克人
  撰文/韦娜 摄影/谢罡
  特别鸣谢/西双版纳游学俱乐部
  在澜沧江下游至湄公河上游流域,除了世居的傣、拉祜、布朗,基诺等12个民族外,还有个未识别族群的阿克人(也称克木人)。阿克人自古居住在西双版纳至老挝北部边境地区,是古高棉的支。其内部又分为克木泐(西双版纳土著),克木老(老挝迁入),克木交(越南迁入)三个群体,主要分布在勐腊县南腊河、南亮河,南满河,南俄河两岸,以及景洪市嘎洒乡曼迈村公所的老、中、新寨,总人口仅两千多人。
  阿克人在历史上曾有过强盛时期,曾在勐腊县尚勇的天峰山一带建立过强大的王国,开采磨歇井盐畅销老、越、泰、缅各国。至1950年,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向奴隶社会过渡阶段。阿克人长期从事山地农业,刀耕火种,生产力水平低下。他们一直在山里居住,建筑为高脚式竹楼或四壁着地的平房,茅草盖顶,竹笆围墙。部分阿克人迁到平坝后,建傣式竹楼或瓦房居住。
     特立独行的族群
  6月的版纳已进入雨季,虽然大雨磅礴,我依然沿着澜沧江,寻找阿克人的踪迹。终于在景洪市曼迈村找到了新寨,而在村口避雨的时候,巧遇村子的组长(村长)二门,我们就在村口的小卖部,与村长闲聊起来。现在的阿克人已经很少,由于与外界接触,很多文化开始融入进来,阿克文化慢慢流失。我们阿克人一直很想形成自己独立的民族,只可惜以前阿克人没有文化,认字的人太少,所以错过了主动跟国家争取成为独立民族的机会。二门村长很懊恼地对我叙述着。阿克人的寨子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的,平均二十多年搬一次,现在住的寨子是1991年搬的。我们根据山里的地形变化推测出祖先寨子的变化,现在知道的有四十多个地形,寨子共搬了41次。中寨现在有44户,新寨有25户,老寨在山里,要走很远,有59户。我们与哈尼族宗教,信仰都不一样,由于我们阿克人人口太少,国家不承认我们这个民族,最后把我们归到哈尼族,如果你要想了解我们这个民族,你可以在我们结婚,过年时来,就能明白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雨还在下,我们只能打着雨伞,在村长的陪同下开始逛新寨。你要了解我们了,你会发现阿克人跟布朗族,还有其他民族是两回事。我们有自己的语言,别的民族听不懂,也不会说我们的话,可他们(傣、布朗、基诺族等)的语言我们不但会听,而且会说。我七岁的时候,我爸爸四十多岁,我们 的民俗都是要包头的,用黑色的布把头包起来,大人小孩都要,现在很少人包头了。我小时候穿的是大喇叭裤,裤角有60公分宽。村长边说边打着手势给我看,提起儿时,村长眼里充满柔情与怀念。我们老人一直传下来的风俗,阿克人结婚了不能离婚,而别的民族是可以离的。还有我们自己本村寨的大门,跟哈尼族不一样,不要看外形长得像,可我们是双线叫魂。对于阿克人归属为哈尼族,村长有着自己的见解。
     阿克人的灵魂
  龙包头是阿克人的祖先,阿克人每个寨子都有龙包头,一直延续至今,龙包头必须姓龙,由村民选出。龙包头一般在30岁左右当选,一直当一辈子,世袭制。龙包头管理着村子大大小小的事情,比如在传统节目,重大活动会出来主持,给刚出生的孩子取名等等。村子里如果有关系不好的住户,可以考虑搬迁,但搬迁之前要选出一个龙包头来。
  如果龙包头是阿克人的依托,那么龙包门就是阿克人的灵魂。每个寨子的最高处,都有一座龙包门,龙包门是由木头搭建而成,要在村子的高处,旁边必须有树。龙包门每年从村子里往外依次递增新建。每年4月份都要在龙包门举行隆重的建新门仪式,全村老少都要来参加,杀鸡宰猪,每家每户都出钱出力。仪式结束后,全村人在龙包门聚餐。
  龙包门门框上方中间处挂着一块猪骨头,门框两边还摆放着木头刻的小鸟,长刀,枪等图腾,村长也解释不出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只说祖宗一直这样挂的。阿克人走龙包门的时候也很小心,即便是打柴归来,也得弯腰而过,以免柴火碰到门筐上的图腾图案,不吉利。
  阿克人世代沿袭着不能与傣族通联的习俗,他们觉得与傣族结婚,灵魂会被水冲走。阿克人甚至还有自己的年历,与汉族的新历,老历时间都不一样。阿克人而今只能*种甘蔗,水稻,茶叶维持生计,人年均收入约两千元。阿克人还有本民族的服饰,姑娘的服饰是祖辈流传下来的。在走访村子过程中,虽然村长全程陪同解说,但我了解到的阿克人的文化也只是很片面,还未能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神秘的群族。尽管很多外来文化开始融入阿克人的生活,但阿克人依旧艰辛地固守护着自己的家园和维护着自己民俗文化,但愿这异族的风情能被更多的人了解与关注。
     户外探险提示
  交通:从景洪翻新寨为二级公里,约一百公路,新泰就在公路边,比较好找。
  食宿:老乡家可以住宿,食宿约40/天。
  时间:每年的7mdash;8月份,有一段时间阿克人是不允许外人进寨子的,如果这个时间段到寨子,最好先咨询一下。每年的11月初,是阿克人自己的新年,所有的民俗活动都在新年的时候举行。
  注意:进入寨子的时候,最好找向导。要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