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浏览文章

文字活化石·东巴文

Tags: 本站原创 佚名 热度:
在雄峻圣洁的玉龙雪山脚下,有一座美丽神秘的玉水寨。她是丽江古城的水系源头,风光独特的国家级旅游景区,更是云南丽江纳西族东巴教的圣地、一年一度的东巴教法会场所。
    这里有东巴教最高、最神圣的宗教殿堂——玉水缘,供奉着纳西族的始祖和东巴教三朵神、自然神三兄弟等诸位神灵。这里有古老的神门、神树、神龙三叠水、月亮池,有高大壮观的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籍纪念碑,有东巴教比法场、祭自然神场、祭风场、祭天场、东巴壁画走廊和东巴文化博物馆等等
    这些自然、人文景观,古老、悠久、神奇,文化底蕴深厚。它不仅是纳西族东巴教宝贵的文化遗产,而且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乃至世界文化宝库中的绚丽瑰宝。其中,最有价值、最有吸引力的,则是东巴文化博物馆里神秘有趣的象形文字——东巴文。据专家考证,此种富有浓郁画图品味的东巴文,是目前世界上仅存并仍在使用的象形文字,堪称文字活化石。
    何为东巴文呢?据丽江纳西族东巴文化学专家介绍,纳西族的“东巴”,意译为“智者”,在纳西族中,通常是指那些能书写经文、布道念经、求神算卦之人。他们大多是纳西族东巴教中的经师或祭司。这些人知识渊博,通晓天文地理,熟悉礼仪、农技、医药,且能歌善舞,并擅长绘画、木雕、泥塑等技艺。“东巴”大都世袭相传,也有的是在东巴教传承学校拜师求学而成。
    远古时候,纳西族的先人们在生产生活实践中,发明了一种被他们称之为“木究鲁究”的象形文字。这种象形文字可译为“木迹石迹”,指留记在木头石头上的印记,就是“见木画木,见石画石”的原始图像文字,即以描物画像作为人际交往、文化交流和记录事情的载体。
    东巴文主要用作书写、吟诵东巴经书。而书写、吟诵东巴经书的,都是东巴教里的“东巴”,即主持纳西族宗教礼仪的祭司。所以,便称这种象形文字为“东巴文”。在丽江纳西族东巴文化博物馆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古老的东巴文与大干世界的人兽生灵、花草树木、山川河流、星辰日月、雨雪风霜等等,都有相似之处。而每个文字图形,都有其固定的概念、线条、笔法和固定的读音,成为表示语言里某个字、词的符号,并不是可以随意变形的图画。由此可见,东巴文字是在表意的象形文字基础上,加上标音的假借字和附加符号构成的一种特殊文字。据东巴文化博物馆的人讲,东巴文是一种很难辨识的文字,就是当地会讲纳西语也能辨认单个象形文字的纳西人,对于那些用东巴象形文字书写的东巴经,也很难读懂。只有从小正规学习朗读东巴经的“东巴”,才具有眼看经文,熟读出声的水平。
    那么,东巴象形文字究竟有都少字数呢?据纳西东巴文化学家方国瑜、何志武参订的《纳西象形文字谱》收录,共计有一千三百四十字,另有二百三十个派生字词;李霖灿编著的《纳西象形文字字典》,共收录了二千一百二十个字和词。
    东巴象形文字虽少,其词汇却相当丰富,它能够灵活运用,有其一字多音、一字多义、相互假借、合字成图的功能。能够自如巧妙地表述人们日常的生产生活规律和丰富的情感交流,形象地说明世间万物生灵和自然现象的生长变化。
    至于东巴象形文字的造字方法,在《纳西象形文字谱》中归纳为十类。即:一是依类象形;二是显著特点;三是变异本形;四是标识事态;五是附益它文;六是比类合意;七是一字数意;八是一意数字;九是形声相益;十是依声托事。比如,画一个虎头,读“拉”音,又可借以表述为“阿拉崩什涅”,即“远古的时候”。由此说来,往往是几个字组合在一起,便演化成不少词句,而念时还要巧妙地掺入一些连接词、形容词等,才能出口成句,顺理成章。
    在我国古老、灿烂的人类文明史上,各民族都创造了许多象形文字,但随着数千年的变迁进化,多已湮灭失传。即使少有遗留,也不能读解使用。唯有这东巴象形文字,不但完整地保存传承下来,而且仍在延续使用,,由此奠定了我国乃至世界上人类古文字学研究的显赫地位、意义和不可估量的价值。所以,日本学者西田龙雄称东巴象形文为“活着的象形文字”。
    东巴象形文字究竟创于何时,一直没有准确的说法。东巴经中说,是古代神圣的“拉尤本梭”三兄弟创造了三种文字,又说是在古代中缅白地鸡鸣山下,有圣人“劳迪邦都”创造了文字。当然,这些都属于久远的神话传说。
    在丽江纳西族中,还流传着这样的神话,那是在很久以前,纳西族的先人约了其他族的先人,一同去路途遥远的天神那里求学文字。求学时,聪慧心细的纳西族先人将所学文字都记在木片、石片上,而其他族的先人们则将文字记在皮子上。
    学成归来时,走到半路上大家都感到饥乏难忍。于是,其他族的先人便停下来休息,索性将记满文字的皮子都煮熟吃了,随后才继续赶路。他们虽然解除了饥乏之苦,却由此失去了文字。而纳西族的先人则以顽强的毅力,忍耐着饥苦与疲惫,将写有文字的木片、石片全部带了回来。从此,勤劳勇敢的纳西族便有了流传至今的象形文字。
    从《丽江史话》一书中了解到,现今使用的东巴文有两种,一种是象形文。另一种是格巴文,就是对一些象形文字简化或再造而成一字一音的标音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