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东巴文化 >浏览文章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幼教东巴文字对幼儿汉字字形学习非常有益

东巴文促进智障儿童的汉字字形学习,幼教东巴文字对幼儿汉字字形学习非常有益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X.jpg

东巴文字学习卡,彩色东巴象形文字对照学习卡>>>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jpg

东巴文促进智障儿童的汉字字形学习

【社科院重点学术研究表明】当东巴文与汉字同时呈现时,东巴文良好的表意性与鲜明的构造特性就会被迁移到汉字的字形再认中,迁移发生得越多,记忆效果就越好。与图画相比,虽然东巴文的形象性和直观性略差,但东巴文的新异性却能够唤起幼儿的强烈兴趣。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A.jpg

  东巴文产生于公元11世纪之前,是一种原始的图画象形文字,有 2000 多个字符,因被纳西族祭司“东巴”用来书写经书而得名。从文字形态发展的角度看,东巴文比甲骨文还要原始,属于文字发展的早期形态,被认为是世界上“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是文字史上的活化石。王娟和张积家等人的系列研究考察了只学习汉字、结合东巴文学习汉字、结合图画学习汉字三种学习方式对幼儿汉字字形记忆的影响。实验采用任务分离范式,分别考察了在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条件下三种学习方式的特点。研究发现,无论是采用再认任务还是采用偏好判断任务,无论是即时测试还是延时测试,均发现东巴文能促进幼儿的汉字字形学习。这与东巴文的性质有关。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B.jpg

东巴象形文异写字,是指与常用的字形同音同义而写法不同的字。东巴象形方案是处于从图画文字向象形文字过渡阶段的纳西族文字,作为不太成熟文字中的异写字,不一定是从繁到简,也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它讲求的是视角效果。从不同视角观察到的文字分正面和侧面,便如表现房子和人的文字大都是正面,表现飞禽的大都是侧面。也有从物象的整体或局部表现的文字,例如表现动物形状的文字,有时画出动物的整体,有时又以局部特征加以书写。实际上,同一个文字往往有几种变化的写法。既有正面,又有侧面;有 时整体,有时局部。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C.jpg

  很多东巴象形文字在书写运用过程中,处于比较随意的状况,一篇经文可以同时使用不同的字体,允许有繁简不同的变化。因此东巴象形文中的异写字具有以下特点,首先,异写字的数量没有限制。少则两种,表明其比较固定,有较强的文字性质,例如“看”字,核心是眼睛。多达10余种,这类异写字的具像感觉极强,表现出其文字的图画性质,例如“马”字,可以画出10余种不同的形状,它的显著标识是头部。异写字的特征或轮廓大致相同,“看”的特征是眼睛,“马”的轮廓是头部。基本特征或轮廓的存在是辨认文字的基础,不至于引起混淆。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D.jpg

  其次,异写字的繁简程度不一。有的异写字繁简程度相关甚大,例如表现狮子的形象字,简单的是强调“显著特征”的头部,几笔写完;繁写的则是具有写实绘画特征的全身像,书写者需要具有一定的绘画经验。有的区别仅仅是一点一画或是线条的曲直,例如“蕨菜”字,初长出来是一根独苗,长大的带有两点嫩芽,再长高则叶子卷曲。“风”字,一种是三根横线,另一种是三根波浪线。也有的以是否标注读音作为懂写字的区别,例如,“深山”字,一种是在半圆圈上附三棵青草,另一种是在此形体旁或里面注上读音。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E.jpg

  第三,同一篇经文可以用多种异写字书写。经文的书写讲究美观,不仅单字要写得流畅形象、符合规范,页面上字形的布局也要繁简相宜、位置团协调。看上去要给人一种平面布局的美感,就象一幅美丽的图画,异写字起到了用繁简调节项面的构图的作用。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F.jpg

  把具有以上特征的东巴象形文异写字置于深厚的文化背景中加以分析,可以挖寻到产生类似异写字的土壤:

  1、局住地区的不同。文字既不是一时发明,也不是一地创制。先民们居住不同的地方,便有不同生活环境的印象,象形字中表现热带飞禽动物的异写字很多,例如大象、孔雀,说明纳西古人曾经生活在热带地区,后来迁徙到丽江(不排除丽江发生气候变化的可能)。尽管是同一事物,不同地方观察到的形状也互不相同。“森林”的异写字形,从生长于低海拔地区的“松林片区”到生长于海拔2000-3000米的“松栗混杂片区”,然后有生长于海拔3000米以上的“杉、松、栗、竹混杂片区”表现了不同海拔地区的植物情况。又如“蝌蚪”从雏形到拉近成熟,有多种表现不同生长期的异写字。古纳西古人从不同地点和时间观察事物得到不同的视觉形状,创造出了众多的异写字。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G.jpg

  2、东巴经书讲究书写的美感。书写格式是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每页经书横向书写,一般从上到下分为三行,第一行有若干格子,分格起到标点断句的作用。段落以线条隔开,用格中的数个象形字表现一句话或一段话。有的用5个字符表示10个音节,有的用8个字符表示40个音节,用数个象形字组成一个表达单位,文字研究都称之为“语段文字”。每一格子中所分布的文字就像汉文字幅。字与字的间隔距离和笔划长短都影响着字幅的构图与美观度。东巴经的书写讲究文字布局。把文字的繁简结构纳入有机的页面安排之中,使之产生图画的优美构图效果。这种书写格式给异写字留下了广阔的运用空间。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H.jpg

  3、东巴字书写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东巴(祭司)是不脱产的宗教活动者,传承地点多在火塘边或放牧牧畜的高山上,想起来拿起木棍可以在地上勾勒数笔,有兴致可以坐下来圈圈点点。时间充裕可以细匠描,时间不够可以简写。木棍是天然的笔,地面是现成的纸。在大自然里“见木画木、见石画石”,无处不是学习的场所。东巴(祭司)与实际生产生活的密切联系给异写字的形成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从而描绘出同一事物的不同形状,创制了众多的异写字。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I.jpg

  4、高山河流的阻隔,造成相对隔绝的社会状态。纳西族分居在高山河谷地带,居住分散,交通不便,使用的文字带有地域的特性。鸣音乡的经书中繁体字较少,鲁甸乡的经书中繁体字较多。究其原因,鲁甸乡与藏民族接触的机会多,受到藏族宗教唐卡画技的强烈影响,故表现在画幛的细描和经收的书写上,两个地区封面的装饰性画法的区别更为明显。历史上,两乡之间有数座高山相隔,走路尚需要六七天时间。由此限制了两地东巴互相交流,形成了各自的书写风格,使之保存下了很多异写字。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J.jpg

  5、一个称职东巴(祭司)的标准。一个有威望的东巴必须能读、能写、能画、能跳,而最基本的要求是能写能画,画主要是指绘制用于祭祀的木牌画。木牌长约1尺5寸,宽约7寸,把神鬼、供品和动物画在木牌上,故称为木牌画。这些木牌画插在祭场上,置于千百个参祭者的视线之中,如画工不精,会受到其他东巴(祭司)和参祭者的非议和嘲笑,故画者不敢有所怠慢。再者,面对鬼神世界,作为人神的中介更不敢精心大意,唯恐得罪了鬼神。每一次仪式,对东巴(祭司)的画技是一次严格的考察,所以促使东巴们用写实的方式精心绘木牌。木牌画是运用细描方式,表现人物或事物的整体形象,这种整体形象往往被移植到经书的页面上。可以说,书写经书和描画木牌是相辅相成的。这一基本要求保存和促进了异写字的流传。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K.jpg

  在将近20年的翻译工作中,每天青灯黄卷,冥思苦想之余,顺手把东巴经书当中不同写法的象形字摘录下来,久而久之积少成多,近两千字。故把尘封在抽展底下的象形文字拿出来供热衷于纳西文化的学者和朋友参考。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L.jpg

  东巴文和汉字相似性较高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M.jpg

  与图画相比,东巴文对幼儿汉字字形记忆的促进作用更大。一方面,东巴文和汉字的结构相似。东巴文中的“形声字”是指带有类别符号、注音符号或两者都带的合体字,其与汉古文字的形声字颇为相似。在汉字学习中,向幼儿同时呈现有鲜明部件区分的东巴文,能够为儿童认知汉字搭建“台阶”,使幼儿的汉字正字法知识获得更为顺畅。另一方面,东巴文和汉字的认知特点有相似之处。在东巴文的加工中,存在着整字加工的熟悉性效应、具体性效应和典型性效应;在东巴文合体字的加工中,存在着一定程度的部件数效应、类符效应、注音符号效应等。与图画相比,东巴文与汉字的相似性更高。因此,东巴文是处于靠近图画文字阶段的正在向意音文字初步转型的语段文字。迁移理论认为,材料的相似性能促进迁移发生,相似程度越高,迁移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当东巴文与汉字同时呈现时,东巴文良好的表意性与鲜明的构造特性就会被迁移到汉字的字形再认中,迁移发生得越多,记忆效果就越好。此外,与图画相比,虽然东巴文的形象性和直观性略差,但东巴文的新异性却能够唤起幼儿的强烈兴趣。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N.jpg

认知机制:记忆码的相加效应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O.jpg

  东巴文对幼儿汉字字形记忆起促进作用,体现了记忆码的相加效应。双重编码理论认为,在人的头脑中存在着两个不同的加工系统,即言语系统和表象系统,前者加工抽象的语言信息,后者加工具体的客体或事件。在编码、贮存、转换和提取中,言语系统与表象系统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作用。认知加工包括表征加工、参照加工、联想加工三个层次。表征加工是指外部的言语刺激、表象刺激分别激活言语系统的言语码和表象系统的表象码。参照加工是指言语码和表象码的交叉激活。联想加工是指两种记忆系统的记忆码都可以激活各自系统中的信息。当视觉刺激既激活了言语系统又激活了表象系统时,言语码和表象码就会通过参照加工相互联系起来,在保持上就会出现一种记忆码的相加效应,记忆的痕迹就会更加深刻和牢固。当东巴文与汉字同时呈现时,幼儿同时对两种材料进行加工,将汉字储存为言语码,将东巴文储存为表象码,通过参照加工,出现记忆码的相加效应。在测试阶段,汉字字形就能够较为容易地唤醒储存信息从而实现顺利提取。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P.jpg

  东巴文对幼儿的汉字字形记忆起促进作用,还体现了加工深度的作用。记忆加工水平说认为,作用于人的刺激要经受一系列不同水平的分析。由浅的感觉分析开始,到深的、较为复杂的、抽象的和语义的分析,体现出不同的加工深度。加工程度愈深,就会有愈多的认知加工和语义加工参与其中。东巴文的出现既能够使幼儿给予学习材料更多的注意,提高幼儿的有意加工水平,又能够帮助幼儿将汉字加工到语义。两者的合力,使幼儿对汉字的加工深度更深,产生了更加牢固的记忆痕迹,提高了再认成绩和内隐记忆成绩。

  东巴文促进汉字字形内隐学习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Q.jpg

  人类学习包括外显学习和内隐学习。外显学习是有意识的、言语化的、有选择的,类似于复杂的问题解决过程。内隐学习是个体在与环境接触过程中获得经验并因之改变事后行为的学习,是无意识和自动获得的过程。外显学习对知识掌握十分重要,但对无意注意占主导地位的幼儿而言,外显学习需要付出意志努力,会加重幼儿的认知负荷,进而降低其学习兴趣。对幼儿而言,内隐学习具备更大优势。内隐学习具有无意识性,能够在无需付出主观努力条件下获取知识,且内隐学习所获知识与外显学习相比更加完整、长久,概括性更高、迁移性更强。并且,记忆性的内隐学习比规则发现性的外显学习更加有效。在汉字学习中,内隐学习能够产生更明显的底层规则迁移,因此更能体现出优势。王娟和张积家等人考察在内隐学习条件下东巴文对幼儿汉字字形记忆的影响,仍然发现了稳定的东巴文对汉字字形的外显记忆的促进作用。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R.jpg

东巴文促进智障儿童的汉字字形学习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S.jpg

  张积家等人将结合东巴文学习汉字的方式引入到智障儿童的汉字学习中,发现这种方式同样能够促进智障儿童的汉字字形记忆,效果优于汉字和图片相结合的方式。由于大脑发育的缺陷,智障儿童在感知、记忆、注意、思维上都与正常儿童有异。例如,在注意方面,智障儿童存在注意广度狭窄、注意持续时间短、无意注意比例大于有意注意等问题;在思维方面,智障儿童具有思维具体直观、概括水平低、缺乏灵活性和独立性的特点。智力发展迟滞给智障儿童的记忆带来很大影响。因此,某项知识或技能的传授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学方式和智障儿童认知特点的契合度。结合东巴文学习汉字能够有效提高智障儿童汉字学习效果,这既与东巴文的新异性有关,也与东巴文和汉字结构相似有关。通过东巴文与汉字相结合的教学方式,可在不断强化智障儿童内隐的汉字正字法意识基础上,逐步提升智障儿童的汉字学习效果,并通过内隐记忆的发展带动整个记忆系统和其他认知能力的发展。

幼儿东巴文字学习卡T.jpg


  总之,东巴文不失为一种促进幼儿汉字学习较好的辅助材料,既有利于提高幼儿兴趣,又能够促进幼儿对汉字字形的记忆,同时又有利于祖国优秀文化遗产的保护。


  (作者单位: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