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 东巴文字 东巴 56民族 美女图片
| 东巴文化 >东巴文化 >浏览文章

什么是东巴卷轴画?媲美西藏唐卡画

Tags:东巴神轴画是什么? 东巴协会 木琛 热度:

古代纳西族用于祭祀和占卜的原始图画,是东巴绘画艺术的滥觞。这种原始图画一方面发展成记录纳西族语言的象形文字,另一方面则发展成为以描绘原始宗教祭祀对象为主的绘画艺术。随着宗教文化的不断丰富,绘画的表现形式亦趋于多样化。用于插地祭祀的木牌画是东巴绘画的最初形态,部分木牌画仍保留有文字和绘画的双重功能。后来因多种外来宗教传入,丰富自身内涵、渲染宗教气氛成为东巴教立足于纳西族民间的需要,举行仪式时神坛的布置越来越讲究场面,大量的纸牌画和神轴画在举行仪式时张挂在神坛上作为神灵的象征物加以崇拜。著名的《神路图》则是纳西族传统信仰与释、道等宗教思想意识相融合以后的产物。不论何种形式的东巴绘画,虽然不断吸收着其它民族的绘画技法,造型风格上却被深深打上以纳西象形文中表形图画为代表的原始造型艺术审美观念的烙印。


    东巴神轴画是以纳西族东巴教神灵为题材的卷轴形式的绘画,是东巴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神轴画在仪式中的广泛使用,标志着东巴教这种自然宗教从原始走向成熟,并呈现出向人文宗教过渡的端倪。

    神轴画在东巴教祭祀仪典中的产生

    纳西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开放的民族,先民们无时不在吸收和借鉴其它兄弟民族先进的文化。东巴文化也是在古代纳西族原始巫文化的基础上与周边民族的文化因素兼融并蓄而逐渐丰富起来,形成现在博大精深的局面。


    东巴教有三十余种独立举行的仪式。其中祭天、祭地、祭星、祭祖、祭村寨神、祭猎神、顶灾、祭胜利神等从祭祀仪轨及相关经书的内容来看,都流露着浓烈的万物有灵观念和原始崇拜的气息,而且这些仪式与纳西族传统民俗的关系尤为密切,因此,这些原始祭祀习俗是东巴教的雏形。公元7世纪开始,在西藏苯佛斗争受到打击的一些苯教徒曾以用牦牛等牲畜驼着他们的经书和法器经过藏东、川西一带往南迁移,他们一直在所到之处弘传苯教。在此后较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纳西族的原始信仰越来越多地融入苯教的文化元素。学者们对苯教和东巴教进行比较研究的成果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种类最多、规模更为宏大的有关鬼魂崇拜的仪式以及社会生活中的人生礼仪则是在宗教的发展中不断丰富起来。由于鬼魂崇拜的盛行,专事镇压鬼怪和赐福于人类的众多天神便应运而生,而且对诸神的任务,即哪一尊神灵对付哪一类鬼怪进行了细致的分配。在仪式中为了达到镇压、驱除某类鬼怪的目的,需要祈请天神降临道场并供养之。这样,代表神灵的偶像、画像成为宗教活动中的必需之物。


    纳西族学者白庚胜博士在《东巴神话研究》(1999年)一书中,将东巴教庞大的神灵体系划分为“旧神系统”、“新神系统”和“最新神系统”。 纳西先民最初信奉的是旧神系统诸神,万物有灵的观念和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的特征突出地体现在这些神灵身上;新神系统在鬼魂崇拜的初期产生,与同时期出现的鬼怪有着严整的对立关系;最新神则多传自外来宗教(主要是苯教),有少数已与原有的某些旧神同化,他们已经有各自确切的名号和职能分工,并根据地位和神力大小有了严格的等级区分。最新神后来在东巴教的神灵崇拜中占据了主要地位,故在神坛上以偶像和画像形式出现的神灵多属于此系统。
    神轴画的出现,是以东巴教自身的发展、外来宗教对东巴文化的渗透以及东巴教徒绘画水平的提高为前提的。元

明时期,纳西族的对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和道教相继传入纳西族地区,而藏传佛教对纳西族原有的宗教文化产生了尤为深刻的影响。在每座藏传佛教寺院的殿堂上悬挂着以佛教神灵及祖师为主要题材的绘制精美的帛画——唐卡。这种宗教绘画形式,给纳西东巴们提供了为神灵造像的现成经验。东巴神轴画在绘画形式和技法上对唐卡画作了大量的借鉴,但因为描绘对像不同,加之文化传统和审美传统的差异,东巴神轴画仍然保留了鲜明的艺术特色。

 东巴神轴画